二、戒友心声篇:4.人生有几个5年可以浪费?!——追《戒为良药》5年的戒友血泪告白书

作者:云海142857

一、写在之前

文章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经历,可分为4个时期:1、2013年7月——2015年10月,追随良药但未接触到断念理论期;2、2015年10月——2016年10月,追随《戒为良药》开始领悟和小规模练习断念期;3、2016年10月——2018年11月,大量学习大量练习断念期;4、2018年11月——至今,弃《戒为良药》接触戒色论坛期。

以下,我对我的言论负责,并以修行人的荣辱观保证我说的不夸大不虚构,目的希望论坛老前辈能够再次站出来纠偏指正。因为据我所知,因为《戒为良药》里强调的极致断念主义走偏的戒友不止一二,还有多少人在走偏的路上也不得而知,如果连论坛有威信的老前辈都不站出来,以戒色吧的现状,恐怕很多人要走我的老路,希望你们一定要反映给几位前辈。

二、正文

戒色论坛的兄弟:你们好!我想反映我5年追随《戒为良药》不仅未彻底戒掉,还因为断念得上中度焦虑症的经历。我现在在医院确诊为重度焦虑症,每天头晕昏沉,经常全身无力身体还有其它一堆莫名其妙的症状,可能没有得过焦虑症的人不会体会到其中的痛苦……而我得病的过程,缘于去年与心魔大战21天的经历。

从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这半年里,天天学习《戒为良药》并有空没空练习断念,然而2017年3月3日早上,我遗精憋精而产生很大的欲望,因为《戒为良药》里说过遗精之后要高度警惕心魔,我从那天早上开始,就时刻关注着自己的念头,可是欲望依旧非常强大。我断了一波又一波,以为几天之后欲望就下去了,可谁知越断越起。我从3.3~3.24这21天里,每天的每一分钟都是与心魔的拉锯战,每天把平时至少看半小时《戒为良药》提高到1小时,断念也天天练,并时刻盯住自己的念头。可越盯,心魔越猛越反弹,这21天里,我处于一种高度的紧张焦虑状态。因为我不想破戒,我继续疯狂学习疯狂断念、疯狂抵抗欲望,因为《戒为良药》里多次说过,断念要快至0.1秒、0.01秒,我始终处于一种高度警惕紧张的状态,但心魔越来越猛,抵抗了21天,3.25晚上,精疲力尽,无计可施,破了戒……

破戒之后,大哥文里说过要忏悔,我25写日记又忏悔了一天。很快一周内,头像戴了紧箍咒,整天昏昏沉沉,心慌跳动,直到现在依然在焦虑症的阴影中。

现在我想了想患病原因,飞翔兄把神经症原因归于纵欲熬夜久坐,可是从2016年10至2017年3月半年里,我一次没破,在大学寝室坚持每天11点前必睡,久坐不到50分钟起来活动近10分钟。唯一的就是3.3–3.24这21天里,我天天高度警惕心魔,高度警惕,疯狂断念学习,时时刻刻神经兮兮的关注心魔的入侵,整整21天处于一种高度焦虑警惕,这才是我中度焦虑症的诱因。因为《戒为良药》里强调的要快到“0.001s”的极致断念主义,一起念高度警惕,生怕错过断念的“黄金时期”而到浴火中烧。然而事实证明,不仅断不掉,还让自己的大脑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,时间一长,大脑神经也累崩了……

我追《戒为良药》5年,整体一篇不落读了两遍,那些关于断念的文章,每篇最少10遍,练断念口诀近3年。在这里给汇报一个数字,我在上文第二段提到的戒色第三个时期,明确计数的练习断念口诀次数超过60000次,不算此时期那些上厕所、看电影之前的散持次数和第二时期的次数,这让我产生了很多执念。没追之前,我也有sy不良习惯,但在大街上不小心看到一个美女,也没多想什么。练断念后,大街上看到一个美女赶紧回避,搞得自己很紧张兮兮,如果多看一眼就觉得断念没到位输给心魔。《戒为良药》里花了大量的篇幅极致强调断念,比如要“时时刻刻看住自己的念头时时刻刻警惕心魔”,“断念要练到炉火纯青”,”断念要快到0.1s”,“要极致强化观心断念”,“疯狂学习提高觉悟,疯狂练习观心断念”等等。

试问,他如此的引导戒友戒色,时时刻刻警惕心魔,时时刻刻看住念头,极致强化观心断念,不得强迫症吗?这样不让内心失衡走偏吗?走偏之后,一个正常的念头也要纠结回想半天,生怕自己败给心魔,神经兮兮,紧张兮兮,与生活中的女生交往都在警惕心魔,不出心理问题吗?如此戒色,是个正常人吗?

我现在已经删掉了关于《戒为良药》的一切文件,现在想起那段时刻警惕心魔的日子,倍感心累和痛楚,也取关了他,但肯定不会放弃戒色(呵呵,以免某些人说我“所说与反戒分子如出一辙”)。我现在正在尝试重新回到正常生活正常思维中来戒色。

写这篇文章,目的就是以我真实经历反馈给论坛老前辈,希望你们能够让更多人认识到《戒为良药》方法里存在的问题,若如此也不枉我出来现身说法一番。因为据我所知,因为断念得上心理疾病的人非我一个,也还有那么多戒友在修,不知有多少人正在走偏的路上,戒色吧现在言论管控很严,我曾经带着尊敬的态度在飞翔帖子下提出意见,分分钟删除。

戒吧里有我五年的青春,按感情讲我不忍说它坏话。然而现在的戒吧,大搞一言堂,言论管控已经严到容不下一点质疑,哪怕是对《戒为良药》的一点怀疑。

我并非空穴来风,我曾经很尊敬的在飞翔文章下面提出意见,分分钟就删了,还有一个戒色吧id为“失落曙光”写的意见帖,全程尊重有加,有案例有分析,理性地对《戒为良药》的内容提出了质疑,也同样遭到删帖的待遇。这是一件值得引起戒色界重视的事情,镇吧之宝《戒为良药》,是一种药,戒友是病人,你见过一种投入市场后不听病人负面反馈的药吗?稍有不好的反馈一封了之,而那些正在其身上产生副作用的戒友毫不知情继续服用,出了问题也不及时换药,还被误导为是剂量不够。那些出了问题的戒友,包括曾经的我,不就是如此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